影楼拍彩超胎儿写真被查 工商:存在监管盲区

  现代金报 2014年04月17日 17:28 作者:郑宜

 

编者按:
最近,在大众点评网上,浙江宁波的童颜吾记影楼(以下简称“童颜吾记”)推出四维彩超胎儿写真套餐团购。16日下午,宁波江东区卫生局、药监局、计生局的工作人员前往童颜吾记联合执法,在现场,工作人员调查取证后发现,宣称“医学影像学专业毕业”的彩超机操作医生竟然是冒牌的。
宁波江东区卫生监督所丁所长明确表示,二维以上的超声仪器都属于大型医疗器械,只有正规医疗机构才可以使用,影楼绝不可从事胎儿彩超业务。宁波某医院副院长也认为,四维彩超是专用的高端医学仪器,不宜也不应用于医学需求以外的商业服务,相关部门应加强对四维彩超应用的监管。


最近,在大众点评网上,浙江宁波的童颜吾记影楼(以下简称“童颜吾记”)推出四维彩超胎儿写真套餐团购,截至15日,已经有14人下了订单。影楼可以从事四维彩超业务吗?医生有无资质?影楼会不会以“写真”为名偷偷给宝宝做性别鉴定?连日来,记者对此进行了深度调查,并亲自去这个影楼做了次彩超。

影楼推“四维彩超胎儿写真”团购

  在大众点评网宁波频道的搜索栏里输入“胎儿”两字,显示结果只有2个,均是童颜吾记推出的“专业四维胎儿写真”,一个团购价为329元,另一个为699元。

团购详情栏写着—服务项目有:四维彩超胎儿写真及成长数据测量;胎宝宝成长数据描述(含精美照片1张);原始视频光盘1张(视频时间共计1分钟);原始图片留底5张。

拍摄服务有:韩国四维彩超设备,画质清晰流畅,帧频最高可达3~4FPS;聘请有长期妇产科彩超工作经验的医生,对宝妈提出的问题细致解答;针对可能出现的小宝宝不配合情况耐心引导,服务时间平均在30~40分钟左右;温馨环境,欢迎家人陪同观看,分享小生命跳动的幸福节奏。

在套餐上,还明确写着“温馨提示”:童颜吾记不提供任何关于胎儿性别鉴定的非法服务;童颜吾记提供的所有胎儿资料不包含任何医学和病理诊断;童颜吾记不建议其提供的任何胎儿资料供医疗所用。

[电话调查]前台多次强调“医生人很好的”

  上周四,记者看到该团购后,第一时间拨打了童颜吾记的预约电话。前台一工作人员接了电话。

记者:“你好,我想给胎儿拍个写真,你们这儿和医院拍的一样吗?拍的人多不多?”

前台:“我们的机器100多万元,从韩国进口的,和医院是一样的。这点你放心。”

记者:“那你们的医生正规吗?”

前台:“我们的医生是上海医院请过来的,是长期的,都是正规医学专业毕业的。”

记者:“我来拍这个就是想知道肚子里的宝宝的性别,你们那边能不能看得出呀?”

前台:“这个啊,医生是不会说的,说了是犯法的,还要吊销医生执照。不过,拍的时候家人是可以跟进去看的,医生拍的时候在旁边看,至于看不看得出我们也不知道,要自己细细去观察。反正医生人是挺好的,多和他聊聊嘛。”

前台:“现在每天都拍好几个,后面几个月都排队预约着呢,你要预约的话要赶紧的了。”

在电话连线中,这个自称是前台客服的工作人员对于记者想看胎儿是男是女的需求是持拒绝态度的,但是她多次对记者有所暗示,并多次提及“反正医生人很好的,你多和他聊聊”。这提前的电话探访所传达出的信息,不禁让记者心生疑窦。

[现场探访]工作人员:和医院做的差不多

  14日晚上7点左右,记者和宁波某医院产科的一名护士一起前往位于江东北路238号的童颜吾记门店。不过,由于“医生”不在,记者白跑了一趟。工作人员说,影楼的“医生”是有客人就在,没客人人都不在的。

15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该影楼。

一进店,两个工作人员迎面而上,热情地招呼:“你好,是不是来看儿童摄影?”

“你们这儿能做四维彩超吗?”

“有的有的。”工作人员连连点头,“但是做四维需要预约,提前一到两个星期,现在医生不在,下班回家了。”

见记者一脸失望,工作人员提议联系医生,如果医生同意,也可以安排插个队。

在等待中,记者发现,这家儿童摄影店被隔成两层,上层做儿童摄影使用,下层做招待使用,供四维彩超使用的房间就在下层的左侧,房门上挂有“四维摄影室”的字样。

“能进去看看吗?”

“进不了,钥匙在医生手里,就连我们也没有进去过。”

说完,工作人员拿出价格单,向记者介绍四维彩超的不同套餐,内容和大众点评网上的差不多。

与同城的其他医院相比,影楼329元的价格看似并不高,对此,工作人员解释:“性质有点不同,医院里提供的数据更详细,属于医学和病理诊断性质,我们不提供这些,只是属于写真摄影性质,让爸爸妈妈和宝宝早一点见个面。”

“既然不做诊断,是不是还得去正规的医院再做一次四维,那又何必花这个钱呢?”

“我们的医生是上海来的,资格证、上岗证都有,机器也是韩国进口的,一百多万呢。”为了打消记者的顾虑,工作人员急忙给记者吃下“定心丸”,“其实和医院里做的差不多。”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医生姓于,医学影像学专业毕业,曾在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工作,做了多年的产科B超医生,现在店内全职。

操作人员:四维更多的是噱头

  二十分钟后,于医生赶到店内,四维摄影室的房门打开了。

不到十平方米的房间,从里到外,依次摆放着一张床、一台四维彩超机、一张长桌。长桌上放有一台电脑、一台打印机。

“不用脱鞋,躺下吧。”匆匆赶来的于医生换上白大褂,戴上口罩,让记者准备开始。

“医生,这个护理垫不需要换吗?”床上还铺着有使用痕迹的护理垫。

“要换?我看还挺干净的。好吧,换一张。”于医生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宝宝正在打哈欠。”在做四维的过程中,于医生不时向记者解说,但在更加具体的数据上,如羊水量的测定,颅脑、四腔心等器官结构是否完好,并没有作过多的说明。

“因为我们不是诊断机构,只能提供数据单,不能提供诊断单,目前,在宁波地区,只有妇儿医院才有做排畸的资质,如果看到有异常现象,我还是会建议顾客去妇儿医院做检查诊断。”于医生直白地说,“排畸和四维是两个概念,四维更多的是噱头。”

而利用这样的噱头吸引更多的父母来拍胎儿写真的,最早出现在上海,于医生告诉记者,童颜吾记推出的胎儿写真就是借鉴上海贝贝宫得摄影店的模式。